一线教师怎么出版自己的书

作者:知网出书 日期:2020-5-19 11:09:50 人气:0

  教师注重的特性实践研究,在一定程度上,优秀的教育书籍“小众”,但也反映了教师的现状并不现实的乐观读数。好消息是,许多优秀的教师开始用简单的文本新鲜,感悟点滴教学实践,教育图书市场,今年的纪录,成为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

  回顾中国近几年的教育管理图书进行市场,许多业界专业人士不约而同地用了“平淡”一词:教师通过读书学习状况问题依然存在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观,图书出版产品种类和整体提高销量与2009年基本情况持平,也鲜有吸引人眼球的畅销书。零售企业市场卖得最好的,还是2009年出版的那本《好妈妈胜过好老师》。

timg (19).jpg

  但这并不意味着2010年没有亮点。 事实上,一些教师在坚持录制教育博客的过程中,积累了大量丰富的案例,这些案例汇聚在一起,用鲜活的文字和饱满的热情,成为不乏亮点的教育图书,为教育图书市场注入了活力.. 虽然这样的作品数量不多,但它显示了教育图书的发展趋势——一线教师的真诚工作注定在当前图书市场上占有一席之地。

  人们往往不知道老师是做件小事,不能发表自己的书。事实证明,如果我们继续记录他的教育,具有独特的视野和清晰的思路相结合的故事,教师可以在本书出版之前站立。

  吸收能力才能吐透,教师自己出书的前提是要读大量的书

  语文特级教师“497”曾表示,近年在选择一些具有地方和同行进行交流时,他发现学生语文作为教师不读书的倾向越来越受到严重。每次工作报告结束,留下一点儿时间请教师可以提问,结果递上来的条子大部分是打听高考试题的。尤其是参加社会教育环境行政管理部门主办的骨干教师专业培训进修班的教师,按教龄和资历都是中国各地的教学中坚,可是我们除了高考,他们之间往往就没有任何其他感兴趣的问题了。

5-8.jpg

  不仅是语文教师,集中了很多其他学科教师也都在候选,而不是阅读。向记者坦言,一个中学老师,他才刚刚读的公开课一本书或职称,看也带来了书籍,基本上就可以使用。据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翻书统计,2010年1- 11月,销量排名前三的教育图书“好妈妈胜过好老师”,“汪纡采作战计划:学习什么是如此难”,‘哈佛家训全集’。可以看出,教育书籍大多数读者,关键字仍专注于‘学习’和‘导师’。

  一直发展以来,国外企业引进版教育管理图书无论在种类和销量上,都没有超出我们国内研究本土文化作品,某种程度上也反映了教育教学类书籍读者更注重经济实用性的阅读能力倾向。据了解,我国可以引进的教育类图书多来自中国美国和台湾地区,欧洲其他国家的教育类图书由于学生语言进行翻译质量问题,引进品种和数量均较少。引进版图书以教育思想理论知识类书籍为主,每种图书年销售量大约为1000-4000册,基本都是属于常销书,个别引进版教育对于图书能卖到两三万册,但总体情况来看并不影响盈利,出版社更多的是靠之打品牌。

  图书出版者之源吴法源看来,形势不容乐观的阅读教师,应试教育,应试性能也是教育的两种后果。在压力的考试,教师的能量大部分用于改善学生的成绩,硬时间和精力去研究。教师不读书,不但约束自己,提高教育水平,也直接影响到学生的阅读习惯。因此,谈图书出版是一种奢侈。教师要出书,我们必须首先阅读了大量的书籍。阅读教师组仍然具有特殊的意义,教师交流圈子比较小,活动的学校和班级内绑定的基本范围,需要通过阅读拓宽视野,通过阅读提升生活的内在品质。教师视野和感悟,以流动的想法说出来,促进物品的价值进一步提高。

5-4.jpg

  教师教育出版经验,不仅是行为本身的一个有益的探索,但也具有标杆意义

  “教师不读书,是因为没尝到读书的甜头,也因为好书太少。”吴法源说,好书少的重要问题原因之一是企业既有传统思想文化积累又有文字功力的作者少。如今,许多“名师”一旦成名,便难以有时间静下心来出精品。而大多数公司一线城市教师又因为生活阅历和积累工作不够,很难写出有分量的作品。好书少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目前的教育管理图书信息市场发展存在不鼓励学生原创、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即一些跟风性、拼凑性的作品内容往往就是因为出书周期短、成本低而更有目标市场,这在一个很大影响程度上冲击了那些学习需要不断积累多年之后才能更好完成的优秀著作。

  记者一直在北京中关村图书大厦浏览新书,发现现在的作品潮流无处不在.. 在家校图书的展架上,有几十种封面设计,如“好妈妈胜过好妈妈”、“好妈妈胜过好老师”、“好妈妈胜过好老师”、“好爸爸胜过百位老师”。 更荒谬的是,有七家出版社使用“好父母胜过好老师”的标题。 这种歇斯底里的风使那些优秀的作品需要付出更高的代价来接近读者。

5-5.jpg

  与此同时,仍有一些优秀教师始终坚守教室,踏踏实实地进行有价值的教育实践,并与写了很多好工作的努力。例如,“50后”高中教师,吴非,曾经说过,“不跪教”,在教育界知名的,他的“致青年教师”再次强烈关注。凭借多年的爱读,写在地上的习惯,他编着20多个教学用书,成为中国产业促进读书的标杆人物。他用实际行动表明,教师应充分了解自己的敬业精神,自觉读书,思考,并努力提升高度的品质和精神。

  “60后”教师薛瑞萍也是学生语文界的标杆式人物。她是合肥市第62中学小学部的一名小学语文教学教师,有着非常普通幼儿教师工作难以企及的专业知识素养、开阔的人文社会视野。她主编的《亲近母语·日有所诵》系列读本,销量已突破百万册。她创作的“薛瑞萍班级管理日志”丛书(6册)、《给我提供一个班,我就心满意足了》等专著,既是作为一个良好班级文化教育发展生态的生动形象展示,也是这样一位一线城市教师对教育事业孜孜不倦的反思与总结。

  南京琅琊路小学语文教师周益民作为“70后”教师的代表,也用自己的话来表达一线教师的情感和情感。 他先后出版了《走进诗意丛林》、《儿童阅读与儿童阅读》、《周益民》、《说汉语》等著作,并编辑了《小书虫手写手》、《读书班——班级读书会案例选集》等书籍。 这些生动有趣的话语,体现了他激情澎湃的教育生活,也引领更多的学生走近经典,走近书籍..

2-3.jpg

  经由过程念书、写作而成长起来的优异教员另有一大批,像江苏南师大附中周春梅先生、常熟市石梅小学沈丽新先生、山东泰山学院附中孙明霞先生、福建东山一中王木春老师等,都是其中的佼佼者。他们的经验对教师专业发展的示范意义。

    推荐信息